首页>>国际

“人民至上”不是“防疫至上”

2022-11-30 05:35:44 | 来源:
小字号

日本免费一二三区影片描绘的是一个温馨的故事,整个片子的色调虽然不是黑白的,但却是晦涩的,影片剧情紧凑曲折。该片营造了一卷妙趣横生的画面感并赋予了主人公喜爱而沉醉情感,在他看来爱情就像一只蝴蝶,它喜欢飞到哪里,就把欢乐带到哪里。演员在这部影片中的表演丝丝入扣,婉转缠绵的电影配乐搭配漂亮利落的画面,让两者的融合恰到好处,让影片显得柔和温暖。NBA常规赛继续进行,达拉斯独行侠队(26胜29负)实现翻盘。

  从2019年末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算来,已经过去了近三年时间。随着疫情防控时间拉长,不少人的心理承受和忍耐程度倍受考验,甚至正一点一点在流失。正如有的网友说:如果第一年是恐慌,带着一点窃喜,能在家好好歇会儿;第二年开始迷茫,盼着疫情快点结束;第三年则是有些抱怨,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。

  加之,近来有的地方借防疫之名“层层加码”,滥用权力、为难群众,导致防疫变了形、走了样,有的表面上不说封控实则就是在封控,漠视群众利益和民生诉求,随意打断正常生产生活秩序,更有甚者置群众的生命安全于不顾,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,伤了群众的心。甚至还有些人,借机发疫情财。相比疫情,这些现象刺痛人心。随之而来的无奈、厌倦甚至愤怒,都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疫情防控是为了防住病毒,不是为了防住人;从来只有“人民至上”,没有所谓的“防疫至上”。不管采取什么样的防控措施,都应该是为了让社会能够早日回归正常,让生活尽快回到正轨。所有的选项,都是我们通往这个目标的“桥”和“船”,而不是简单地把人防住,不计成本盲动蛮干。

  一

  这段时间,卡塔尔世界杯如火如荼,观众席上的人群不戴口罩、肆意狂欢,似乎和疫情前没什么两样。有人则问:“世界上很多国家现在已经一切如常,‘躺平’不也躺过来了吗?他们‘放开’行,我们为什么不行?”

  回答这个问题,不妨看几组数据:

  先看确诊病例,截至目前,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6.36亿,累计死亡病例超660万,最近一天新增确诊病例23万例、死亡病例428例。其中,日本1.26亿人口,日新增9.8万确诊病例;韩国5000多万人口,日新增4.7万确诊病例。

  再看医疗资源,今年中国每千人口的医疗床位数6.7张,而2020年,韩国12.65张,日本12.63张,德国7.82张;2020年,我国每10万人ICU床位4.5张,德国28.2张,美国21.6张,法国16.4张,日本13.8张,全球平均10张。今年年初,新冠重症患者占用了美国ICU总容量的32.7%,每10万人ICU床位约7张被新冠重症患者挤占,已超过我国每10万人ICU床位数总量。

  最后看“一老一小”,截至2021年底,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.67亿,少儿人口超过2.5亿,“一老一小”群体规模很大。根据新加坡的最新数据,有疫苗保护的60-69、70-79、80岁以上的老人感染死亡率分别是0.014%、0.064%、0.54%;无疫苗保护的三个年龄段老人感染死亡率分别是0.19%、0.29%和2.5%。而我国未完成接种的三个年龄段老人分别约为2264万、1616万、1400万。如果现在就彻底放开,按照新加坡的感染死亡率估算,我国仅60岁以上老人的死亡人数就将会达到60万左右。

  虽然病亡人数是个冰冷的数字,但最终都落到每个家庭头上。试问,我们能眼睁睁接受身边人离去的现实吗?显然是无法接受的。因为中国的社会制度、历史文化、价值观念和伦理道德,不允许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辈祖辈和孩子,面临死亡威胁而无动于衷、直接放弃。举个例子,西方有的国家一所养老院就有上百人死于疫情,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我们国家,相信是难以接受的。明白了这一点,也就理解了我们国家为控住疫情所作的努力。

  《柳叶刀》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称,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,全球超额死亡估计达1820万人,超额死亡率为每10万人120.3人;美国超额死亡率每10万人179.3人;中国超额死亡率仅为每10万人0.6人。

  任何事情不能只说结果,不谈过程。西方国家今天的“一切如常”,实际上是建立在一个个鲜活生命逝去和一个个家庭破碎的基础之上。最新数据显示,欧洲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已经突破200万,美国则近108万,是全球因新冠疫情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。

  光羡慕西方国家的自在与狂欢,却忽视了他们付出的惨痛代价,是选择性遗忘;脱离中国国情和发展实际,谈疫情的“控”与“放”,都是空想性命题。

  如果把疫情比作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,为了抵达对岸,有的国家选择赤膊下水、优胜劣汰,默许一些人成为牺牲品;而中国选择同舟共济、共渡难关,尽可能用一艘大船让所有人获得求生机会。当大船正艰难而逐渐靠向对岸驶去时,如果盲目羡慕那些已经登陆上岸的游泳过河者,不再齐心协力划船而选择冒然跳船,之前许多付出就有可能功亏一篑。

  二

  中国选择的抗疫道路,从一开始就不同于西方国家,贯穿始终的大逻辑是“以人为本、实事求是、因时制宜”。

  记得2019年末至2020年初,新冠疫情来势汹汹。当病毒最强大的时候,我们深挖战壕,果断关闭离汉离鄂通道,全面打响武汉保卫战、湖北保卫战,在短时间内遏制了疫情蔓延势头。随着本土新增病例数逐步下降至个位数,我们审时度势,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,有序推进复工复产,使得我国率先实现经济增长由负转正,成为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。

  而后,随着病毒攻势减弱,境内疫情总体零星散发,我们外防输入、内防反弹,采取常态化防控策略,集中优势兵力逐个击破,交出了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的亮眼成绩单。

  如今,面对病毒毒性逐渐减弱、传播特点出现变化,我们坚持“动态清零”,更加突出“科学精准”,制定实施第九版防控方案,推出优化疫情防控二十条措施,不断迭代防控举措。

  每一次调整,都是循客观规律而动,在多目标平衡中寻求最优解。

  作为人口超过14亿的国家,大陆疫情累计死亡人数为5200多人。2021年,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8.1%,2020、2021两年平均增长5.1%,成为主要经济体的优等生。

  我们用中国的制度优势和资源配置方式,尽最大努力把人民生命保下来,挽救数以百万计的生命,同时推动经济社会发展,就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丰功伟绩。

  三

  近来,一些地方在执行“动态清零”的过程中,由于认识的问题、能力的问题、方式方法的问题,乃至背后利益的问题,导致防控政策跑偏了、变形了、走样了,有的地方甚至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悲剧。

  政策把握没有“一盘棋”。中央定下来的“动态清零”总方针、优化防控二十条措施,一些地方有不同解读,极大降低了中央政策的权威性。疫情防控在有的人眼里,只是管住自家“小池塘”,而不是共同管好流动的“大河”。所以,才会搞出“流动性管理”,“我负责流动,你负责管理”,后果必然是“一地生病,多地吃药”。

  政策执行“坐跷跷板”。对于疫情防控最新优化调整的落实,踯躅不前或者一溜到底都是危险的。有的地方“猛踩油门”之后“掉挡失速”,最终“进一步退两步”,严重损害了群众对稳定预期的渴望。有的地方要么“一封了之”,要么“一放了之”,对于怎样走小步不停步,防控怎样更科学精准,资源配置怎样更合理有效,远没有形成有章法的“组合拳”。

  “防疫至上”代替“人民至上”。有的地方以防疫为名,轻视民生经济,轻视百姓生活,更有甚者在政策执行中默许“只有新冠是病,其他病无关紧要”,扭曲了“生命至上”理念。有的给防疫“层层加码”,目中没了法律、没了规则,甚至想出各种招数“对付”群众,让百姓寒了心。

  这些问题的存在不可忽视,但动辄归咎于“动态清零”政策也不符合实际。当前的疫情防控,更像一架“利害相权”的天平,不仅要有算明白民生账、政治账、经济账的头脑,更要求在多目标平衡中实现“最优解”。如何坚持“动态清零”总方针,围绕阶段性目标,突出科学精准,确保政策不走样、不变形,考验着各级党委政府的治理能力,也考验着党员干部的智慧和担当。

  当然,对我们普通人来说,我们也不能因为个别地方在执行疫情防控政策中跑偏了走样了、不科学不精准,从而全盘否认我们的疫情防控政策,否定“动态清零”总方针,这是不讲道理的,是只看到了一时一地的小逻辑而忽视了疫情防控的大逻辑。针对疫情防控工作中,个别防疫工作人员暴露出能力和作风上的不足,我们既要指出来,督促他们改正,也不能以点概面,认为所有防疫人员都是不好的,甚至认为他们是站在群众的对立面。更不能移花接木、张冠李戴,没有去现场、缺乏任何依据却借助拼接而成的视频和图片来制造、传播虚假消息,唯恐天下不乱。

  四

  走出疫情阴霾,不是一句“放”与“不放”就能解决的事情。争论不会自动解决问题,最关键的,还是要从一个个具体环节着手,迅速提高发现问题、处置问题的能力,努力以软着陆方式管住管好。这是我们应该争取的。

  为什么病毒致死率低了仍不能立马“放开”?就拿疫苗接种来说,我国80岁以上老人加强针接种率仅为40%,小孩接种率还不是很高,全民整体的免疫水平也不高。一旦出现大范围感染,我们的医疗资源也可能面临被瞬间击穿的风险。这个时候,与其纠结“放”与“不放”,倒不如先抓紧把我们的疫苗水平提上去,把我们的药物备得更充分,把我们的重症病床建得多多的,家里有“矿”、手里有“粮”,面对任何潜在的风险,都会心中不慌。

  为什么会出现“一刀切”“层层加码”?有些时候,看起来是创新举措,实际上是政策加码;看起来不是“一刀切”,实际上是造着概念搞“一刀切”。说到底,还是实事求是的意识太弱、担当作为的精神太弱、因时而动的能力太弱。每一次决策、每一个举措的出台都是经过审慎研判的,具体到执行这个环节,更要把以人为本的导向立起来,对防疫不力的严肃问责,对那些“层层加码”也要坚决问责,让他们都成为“过街老鼠”。

  为什么有的地方防疫看起来很努力,实际上却很“吃力”?一些地方“码”有了,但不管用,看起来是大数据筛选,实际上还是人在操作;不同的省、不同的市乃至不同的县都在开发各自的“码”,去一个地方就得换一个码,让人“累觉不爱”。要尽快把健康码标准真正全国统一起来,把核酸检测结果全国互联互通,把先进地区精密智控的做法经验快快地复制推广到更多地方,“一地创新、全国使用”。不能让所谓的属地化、行政化甚至利益群体阻碍技术经验的推广普及,而是要想尽办法,让数据多流动,让病毒少流蹿,让老百姓少折腾。

  为什么有时该说的不说,“对的事”却说不好、听不懂?有些党员干部在聚光灯下开展工作的能力较弱,要么一味回避躲闪群众关切,要么新闻发布会上说了一大通,结果都不是群众想听的、普通人能听懂的。要把那些逃避责任该说不说的揪出来曝光,把说不好、不会说的人从发布席上快快赶下去,把那有资格说、而且说得好说得清说得准的人多多请上来,在不确定性中多给人以确定性,让权威专业的声音立起来。

  每一种能力的背后,都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考量,那就是人民至上、生命至上。公众的呼声与诉求,历来是我们调整优化抗疫政策的基点。抗疫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为民造福,就是护佑每一个人的健康、平安。抓住了这一点,我们的步子就不会乱、行动就不会偏。

  疫情发展到现在,防控早已不是开“盲盒”。任何一次调整,其实都是政策的迭代、防控的优化,是离成功更近了一步,不是自我放弃、自我否定,不应循规蹈矩、自我设限。对我们来说,疫情防控就像开一艘大船,减速失速不行,急速转弯也不行。正因如此,才有防控方案从第一版,迭代到现在的第九版。沿着这个方向,相信还会迎来更加精准的第十版、第十一版……

  建造疫情防控这艘“大船”,最终是要载着14亿多人顺利到达对岸。船到湍流处,更需心劲齐。要相信,我们不会一直漂流下去,只要团结一致、步调平稳、节奏不乱,一定能在不远的将来平安下船。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
  《 “人民至上”不是“防疫至上” 》( 2022-11-30 05:35:44版)
(责编:admin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